登录 注册

九越教育:18673028966

创作故事

指导:LSN

者:邹睿琳(岳阳市岳阳中学2016年毕业生,专业获得北京电影学院、中国戏曲学院、浙江传媒学院、山东艺术学院、贵州民族大学等一流名牌大学的戏剧影视文学、戏曲文学、戏剧学、媒体创意合格证。)

图雅

     谢臣在一阵浓郁的咖啡香中醒来。他揉着惺忪的睡眼,一出房门就看见了正在厨房忙碌的图娜,白雾升腾而起,让他模糊中以为这是个梦境。“起床了就赶紧去刷牙,懒鬼。”图娜头也不抬的继续砍瓜切菜,嘱咐道。谢臣笑着隔着琉璃台吻了吻她的脸。

“怎么又是咖啡,我喜欢豆浆,富含营养的蛋白质。”谢臣洗漱完毕后抱怨,图雅白了他一眼,说:“早上喝黑咖啡能让你一整天都保持清醒,不会浑浑噩噩。”看着谢臣仿佛喝中药一般咽下咖啡,她继续说道:“臣,今天下午我得工作了,大概一个星期左右。”看着对面的男人明显沉默下来,她急忙补充道:“这次去中东,我去过几次了的,你不必太担心,那里虽然都是沙漠……”谢臣叹了口气,放下刀叉打断她说道:“图雅,我们早已约定过,不会过多干涉对方,但是,你得知道……”他的语气变得艰涩且低沉,“你不是一个人活着的,你得想想我,好吗?”

图雅走后,谢臣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动,他是个模特,没有通告的活整日赋闲在家,边看新闻边倒数离图雅回家还有几个小时。他是这么想她,以至于每分每秒都觉得难熬,所以当叙利亚地震的消息播报出来时,谢臣觉得天都塌了。第五次电话没有拨通后,谢臣决定立马动身前往叙利亚,这种冲动至极的行为,令他自己都觉得疯狂不已。没有直达的航班,他一路转乘好几次巴士与的士,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图雅报社所住的酒店。

接到电话的图雅,不可置信的飞奔下楼,一眼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穿着一身皱巴巴衬衣冲她傻笑的谢臣,她冲过去一把抱住了他,大叫道:“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能来!”谢臣搂着她,带着笑慢悠悠地说:“一个星期快过去了,我怕你迟到,亲自来接你。”图雅的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接下来的两天。街道戒严,两人干脆足不出户,待在旅馆里,一起数街面站岗士兵的数量。情势逐渐好转是在三天后,谢臣出门走了一圈发现并没有士兵驱逐,就放心地招呼图雅下楼,两人一起去街尾买芒果。

街道不长,临近转弯处,身后却突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混合着听不懂的本地语言,谢臣惊醒的转身,只见一对士兵拿着制式不一的枪支,大声的嚷嚷着什么,图雅试图解释自己是战地记者,却被鸣枪示警。谢臣看出这些人并非政府军,而是当地组织的自卫队,他偷偷的握了握图雅的手,两人四目相对心领神会,在谢臣的食指第三次轻叩图雅掌心时,两人同时向外一扑,翻腾起一地沙尘,便用尽全力奔跑起来。小镇的巷子错综复杂,但两人又如何比得过熟知地形的本地人。谢臣的左腿中了一枪,他强忍着腿部的疼痛,却见一个自卫兵正端起枪瞄准图雅,他奋力一扑,用尽全力地挥开那士兵的枪,腹部却陡然一阵凉,自卫兵的匕首刺中了他。谢臣在昏迷之际,只迷迷糊糊地看见图雅挥舞着双手的身影。

再醒来时,谢臣已躺在了医院里。图雅正坐在一旁画着画,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给她镀上一层金色的微光,谢臣动了动左腿,还有知觉,他放心地呼了口气,却又因腹部的伤口而倒呼一口凉气。图雅被惊动,见谢臣醒了,立马上前训斥他不要乱动,但说了没几次,眼眶就已湿润了。“别哭了,你要想,如果不是我去了,现在躺这儿的就是你了,多疼啊!”谢臣安慰地摸了摸她的头发,打趣道,“唉,这刀要是再往下扎几寸,你这辈子都得以泪洗面了。”图雅无语地抬起头,终于破涕为笑:“臭流氓!”

养伤的这三个月,图雅没有离开谢臣半步,两人很少有这样长时间的相伴,谢臣几乎要以为这就是全部了,然而在他伤好后的两个星期,图雅再一次提出工作的行程,这一次谢臣难得的发火了:“上次是叙利亚,这次是东帝汶,你是不是非得死了才甘心”图雅沉默着任由他摔着东西,半晌后才说道:“我们说过,不会太过于干涉对方的生活。”“去你妈的干涉!”谢臣怒吼:“你希望我看到你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吗?你他妈现在还不了解我的痛苦吗?你随时会死掉的痛苦!”他无力极了,图雅拎着行李箱子,轻轻地说:“那你想怎样?要我放弃工作整天闲在家里?你想要的是这种人的活法,我没有办法做到!”

于是他眼睁睁地任图雅转身离去。

和以往一样,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谢臣早上再也不喝豆浆,他每天喝一杯图雅常煮的黑咖啡,保持清醒。图雅没有打电话来,但她写信,全是一些日常琐事,他认真的看,但从不回复,因为他还未原谅图雅,等她平安无事的会来,他才会真正原谅她的离开。两个月后,谢臣在信箱里翻腾,他已有三个星期没有收到图雅的信了,他翻了很久,只有一张从图雅报社发来的讣告。

她死于一场当地民众与政府的械斗,为了解救废墟中的女孩,她被士兵一枪瞄准头部毙命,她成了英雄,从此作为一个名字留存在世人的脑海中。谢臣去领取图雅的骨灰,只有一点点,盛放在黑色的盒子中。他没有将图雅送回洛杉矶,而是直接葬在了纽约本地,这是他的一点私心。下葬那天来了很多人,五湖四海,谢臣麻木的立在墓碑前,看着那张小小的照片,好像可以就这样站到永远。

“嘿!谢臣,节哀。”经纪人罗杰忍不住上前劝告,“你在想什么?”“世界和平”谢臣冷着脸回答,让人不觉得这像个笑话。“你先走吧,我待会儿一个人再去。”

“去哪?”罗杰愣了愣,下意识的问道,“我把车开走,你怎么回去?”

“去天堂”他说。

评语:很棒的一篇故事!关键词运用恰当且无可代替性,与故事情节完美融合,自然合理。人物身份设置含蓄的衬托主题,人物形象十分突出,不精细推敲是一篇非常好的考场故事,从故事的戏剧性角度来分析的话还是存在一些问题:

1. 从文体上来看,前半部分内容是非常符合故事文体的,且事件的场面感比较强,但后半部分,内容中“事件”略显单薄,产生不了戏剧性的效果,只是用小说性的语言刻画出了形象的人物,更多的是叙述出了结局,文体上有些“偏”。

2. 从情节内容上来看,图雅的再次离开应该属于“重复性障碍”或“重复性伎俩”但由于其身份的特殊且结局的不同,所以此情节重复性并不影响故事的可看性,又由于有之前的一次离开造成的后果做铺垫,这一次的离开应该更凸显出人物的矛盾冲突,本应该将情节不断攀高直至高潮,文中却在平缓下降直至核心人物牺牲,这部分情节设计有失策略。

3. 如果将第二次图雅的离开设计成不告而别,故事的高潮部分戏剧性会另有一番风味,也很好的避免了情节的重复性,还能以此设置一个悬念。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电话 / 186 7302 8966 史老师
微信 / 九越教育 18673028966
Q Q / 九越教育 26838960
地址 / 岳阳市云梦路东风广场金华楼四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