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九越教育:18673028966

叙事文

指导:史太万

者:陈  诚(南县第一中学2015届毕业生,专业获得浙江传媒学院广播电视编导合格证。)

真相

在我十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父母吵架。两个曾经亲密无间、相濡以沫生活了十几年的夫妻,在那天如同仇人相见一般。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令人心痛,父亲却始终低头不语,一个人郁闷的抽着烟,任凭母亲百般拉扯。而我就如同一名观众,现场观看了这场令我难以忘却的“节目”

每年暑假,我都会去父亲工作的城市度假。而在那年暑假,母亲却坚持要随我一同前去。我感到一种久违的欣喜。我们一家人终于又可以团圆了。但母亲脸上却从未挂上一丝笑意。在火车站,父亲早已等候多时,他接下我的行李箱,我还赶紧亲了一下父亲以表示感谢,但母亲却一点也不领情。我心里还暗暗埋怨了母亲几句。当天晚上,父亲的下属为我们“接风洗尘”。父亲与几个同事调侃不已,好不热闹。但酒过三巡,我还是没见到母亲的笑容。我猜母亲一定有什么心事。刚到的那几天,父亲还算是“尽心尽职”带我到城里四周游玩,虽然每次母亲都拒绝一同前往,但我与父亲依旧玩很开心。可之后的日子里,父亲便以“工作忙”,经早出晚归,不见踪影。而且在到达的几天时间里与母亲也鲜有交流。或许,父亲真的很忙呢!在一个有台风的傍晚,狂风大作,吹得树叶吱吱作响,像是敲响开幕的钟声,母亲赶紧到阳台上收拾衣物,我也去帮忙。突然大风停了一阵,母亲莫名其妙地朝楼下望了几十秒钟没动,我以为母亲看到了什么稀奇事,可无论我怎么问她都不理。无奈,我只好搬来凳子,此时母亲却偷偷拭泪而走。我朝楼下望去,什么也没有。

晚饭后,父亲匆匆忙忙赶去加班,并声称可能会晚点回家,要我们先睡,这我也见怪不怪了,我还特意拿了一把伞给父亲叫他注意安全。母亲在厨房洗碗,一言不发。晚上十点左右,早早睡去的我被屋外风吹雨打的声音吵醒,狂风卷积着大雨的声音就像怨妇哭泣一般难听。朦胧之中,我看见母亲在翻看父亲的手机,一边哭一边翻。嘴里还尽是一些咒骂的话语。母亲见我醒了,赶紧擦拭泪水并停下。母亲啜泣着对我说:“儿子啊!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啊!”我一阵纳闷,完全不懂母亲在

说些什么。屋外的雨越来越大。

母亲夺门而出,我也赶紧穿好衣服紧随其后,我能感受到母亲的愤怒已经将她的理性烧一干二净。母亲下楼的速度飞快,我完全跟不上。在二楼门口,母亲一脚就踹开了那扇简易木门,她冲进最里面的房间,敲门声如同机关枪扫射,这种强烈的压迫感让待在外面的我都无法适应,恐惧让我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大约两分钟后,房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名妙龄女子,只穿着内衣,头发凌乱。她……她正是父亲的下属。“嫂子。你……你怎么……”母亲一个巴掌就截断了她的话,像发了狂一样疯狂地攻击着女下属,一巴掌,一拳头,扯头发,现在的母亲就像一个泼妇,狂躁地宣泄着心中的怒火。女下属毫无抵抗力,被母亲打得哇哇直叫。突然,一个男人阻止了母亲的“进攻”。那个……那个男人正是我的“好父亲”。这时,母亲癫狂地大笑起来,她叫我走上前来,我恐惧地后退,泪水早已奔涌而出。母亲朝我大吼一句,我才敢颤颤巍巍地挪到到母亲跟前。“从今往后,你不用再叫我妈!后面那个女的才是。”母亲说完,屋外闪电频繁,雷声作作。我很想抱着平时伟岸的父亲,但我觉得那一刻父亲离我很远。又是几番争吵,女下属早就趁乱逃走,周围的街坊邻居也纷纷“观战”。母亲不依不饶讨要说法,而父亲始终一言不发,任凭母亲百般拉扯。而我却因为害怕一个劲儿地大哭。

“离婚吧!”父亲终于说出了这个词。倾盆大雨拍打着窗户,大风肆虐着街上的行道树。

  评语:渲染烘托,层层推进;暴风骤雨,高潮迸发。文章有了结构,有了节奏,很好。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电话 / 186 7302 8966 史老师
微信 / 九越教育 18673028966
Q Q / 九越教育 26838960
地址 / 岳阳市云梦路东风广场金华楼四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