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九越教育:18673028966

叙事文

指导:史太万

作者:陈  (南县第一中学2015届毕业生,专业获得浙江传媒学院广播电视编导合格证。)

独自坐在窗台边,冬季的阴天显得格外的寒冷,但梧桐叶却还没凋谢完全,或许叶子也畏惧孤独地待在寒冷刺骨的阴天里。抬头望天,想着关乎雪的一二事。今年,江南水乡的雪来得有些晚。前些年,那么美艳,那么纷飞,而我现在不想说。雪是为了潺潺的流水而落下还是为了来年春芽的萌发而落下还是为了给大地装点些许饰品而落下雪落下的目的是什么?

我翻着照相机中前两年拍下的雪景,我曾是一个“目的主义者”认为有“目的”的事情做起来才有意义,才有价值。这个雪人,就是我为拍下来才搭建的,胡萝卜做的鼻子,石头做的眼睛。当我把自己置身于漫天飞雪时,我就成了一个“强迫症患者”,我“迫不得已”用相机拍下周围的一切,难道雪飞舞而下,不正是这个目的吗?我手拿相机,不正是要拍下这银装素裹的世界吗?照片的一角,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小孩,看得出他在揉雪团,他对我的雪人有些兴趣。但他好像并不像我这样兴奋。我真笨,我猛拍了自己脑袋一下,为什么要给自己加上一个“目的包袱”,我应该学会“零负担”地欣赏一片雪花,在雪地里驻足停留心动触碰。然后丢弃那个焦虑又浅薄的自我,只带着感动离开。

看,这是我外甥三岁时在雪地里打滚的照片,看他那笑脸,通红通红的。我记得外甥那时问我:“舅舅,雪是怎么形成的?雪是怎么来的啊?”听到这,我作为长辈不免挺直了腰杆,在寒风中瑟瑟的身体也不发抖了。“雪啊!雪是雨凝华而成,受到重力降下来的。”外甥听得认真,我也高兴。“舅舅,什么是凝华?什么是重力呀?”风一吹,我打了一个喷嚏。“这个……说了你也不懂!”我没好气地说。侄子嘟起嘴,“妈妈说雪花是从天而降的花朵,是晚上的星星在白天落下来的。”侄子义正辞严,仿佛要跟我争论一番。可惜,为什么我当时“目的性”这么强,把侄儿作为三岁孩童的情趣都打消掉了。要是早点醒悟的话,我就借用谢灵运的那句“未若柳絮因风起”了。说不定“柳絮”还能在他的小心思里留下点对于童趣的精神趣味。到现在,我都还有些愧疚。我应该从“实用则至善”的泥潭中爬出来,这“撒盐空中差可拟”的雪也有另番趣味。

“雪花的美”是那么轻,而“我的目的”是那么重。目的不论是从明处还是在暗处,似乎都在吸引着我。让我做了他忠实的信徒。以至于我都忽视了雪花的美妙,漠视了雪花的个人趣味。“实用则至善”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价值观。被“目的”绑架的我心灵干枯,灵魂不振,嘴脸丑陋,度日如年。站在雪地里我才明白自己活得有多累。生活中我的情趣早就黯然退场,取代的是一个心理扭曲的自我。

谁能引领我走出精神颓圮的篱墙?谁能指引我去称赞雪花是为落下而落下,小孩是为玩耍去玩耍,冬季是为寒冷而寒冷?谁能成全我原本那颗朴实本真的心?

我放下相机,关上窗户。我该为自己的生活而生活了。能拯救身为“目的主义者”的我的人——是我自己!

评语:借题发挥,抒发一种具体的反思之情,很好。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电话 / 186 7302 8966 史老师
微信 / 九越教育 18673028966
Q Q / 九越教育 26838960
地址 / 岳阳市云梦路东风广场金华楼四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