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九越教育:18673028966

叙事文

指导:史太万

者:周雨思(岳阳县第一中学2015毕业生,专业获得浙江传媒学院、湖南大学(联考)、湖南师范大学(联考)、广东财经大学、重庆邮电大学等一流名牌大学的文艺编导、广播电视编导合格证。)

前些日子不经意听妈说过几日会下雪,忧郁懊恼的心情随即烟消去散,生活总有不称心的地方,妈大概是看我站在窗口出神,闷着不说话,故意说给我听的,她知道,我最喜欢雪了的。

只觉身后的小侄子没听到妈说的话,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转过身,他只默默地低着头玩着平板电脑,看到这,我也没话再说,唉……如今的小孩子,不喜欢雪吗?

又是一日清晨,躺在床上的我朦胧听见有人在说:下雪了!我只当是我的一个梦,大概是盼望下雪已有些日子了。柔软舒服的大床像是软禁了我,我倒想清醒一番,不想骨子里的懒虫又开始作祟。过了一会儿,有人一把将我推醒,我睡眼惺忪的从被窝里爬出来,是妈。“下雪了!”“啊!”我七手八脚穿好臃肿的棉衣,袜子也没穿,就跑了出来。

看着眼前白皑皑的一片,我想方才的梦倒是成真了,心中一片欢喜,打了一个寒颤,早已忘记冻红的双脚。

雪是连着下了一夜,地上、树上、瓦上都有了厚厚的一层,眼前的世界好似盖上了一层白纱,光亮丽。看着远处洁白上的点点污痕,我不禁有些心疼了。雪还在下着,它们爬上了我的发梢,我却一点儿也不觉着冷,它们又顽皮的掉落在我的手心,我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它最美的时刻。它禁不起时间和温度的消磨,不一会儿便成了手心的一推水擦擦就没了。

我回到屋里,穿好袜子,穿上准备已久的雪地靴,耳后妈拿件大衣喊着让我多穿点,我才不呢,穿太多跑不动。

一条熟悉的街道,我是在这片雪地上,“咔嚓”“咔嚓”的声音最爱听了深一脚浅一脚的,好不快乐。

记得儿时最爱在这条街道上玩耍了,尤其是下雪天,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都裹上了厚厚的棉大衣,跟粽子一样,有些按捺不住的,衣服一脱,手套一戴,那就免不了一场恶战,我曾因打败玩伴而欢呼,也因被雪球砸中而哭得昏天黑地,想来正真是好笑。还有那一个个的小雪人儿啊,围上围巾,插上红萝卜头的鼻子,活生生的雪人就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最喜欢雪了的。

依旧是这条街,我长大了,可是……这就意味着不再有孩子在街上打雪仗,堆雪人了吗?看着眼前空荡荡又萧瑟的街景,我不禁鼻头一酸,除去这华美的白色袍子,什么都没有了,一点儿生气也没有……想想我那整天窝在家的侄子,倒也什么也明白了,他们几时认真的欣赏过这外头的雪啊……

不管了,就让我和这漫天飞舞的雪来次亲密的接触吧,跑啊,跑啊,直到这头到那头,直到那雪啊又重新积了一层,直到我气喘吁吁再也跑不动的时候。我弯下腰来,大口大口地向外吐着白气,鼻子冻得通红,想起儿时的玩伴,到现在也是散落天涯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到故乡冬天的第一场雪呢?我是看见了他们也知道我是最喜欢雪的了。

太阳慢慢爬上了树梢, 我也该吃饭了,我走着走着,雪慢慢的褪去了一层,阳光也变得耀眼,我下意识挡住眼睛。我留不住它的,它来得匆匆,去得也匆匆,顾不及现在的人们多看它一眼,也许等到十年后,二十年后,人们依旧致力于发展,对大自然的美的关注局限于文字、声音、画面,而不亲自去体验一番时。它还会不会出现呢!天气是越来越暖了,它还会出现吗?

会的呢,它知道我是最喜欢雪的了。

评:借物抒情,反复穿插,夹叙夹议,很好。惜乎语言的质感还不够。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电话 / 186 7302 8966 史老师
微信 / 九越教育 18673028966
Q Q / 九越教育 26838960
地址 / 岳阳市云梦路东风广场金华楼四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