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九越教育:18673028966

自由习作

作者:磨  剑    指导老师:史太万

等   车

    又是艳阳天,下午可以回家好好躺一躺了。于是拿起行囊,准备和刘同学一起回家。一周不见,我们居然也没什么话题可谈,几句寒暄,很快又归于沉默。正下楼际,瞅见一台蓝色的加长型大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煞是夺目。我顺势打破沉默,道:“看,前方有一蓝色奔驰。”刘同学抬眼一望,接着道:“甚好,够宽。”我跟着搜索一番,唯一奇异之处便是车牌。“粤A,广东的嘛。”刘同学说。我们将那车子仔细考察一番后,正欲离去,却发觉路早被那车塞得密不透风,只好绕道。

我们便开始忿忿然。“你看那车里的音响,要多少钱啊?真是有钱呀!有钱就可以乱停车吗?”“有钱不是错,乱停车就是他的不对了。”“我们同意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们越说下去就越觉得话语中有股酸葡萄味,也罢,别让自己给酸死了。

我和刘同学又沉默,走了一段,到了等车的地方。先来的人占据了有利地形,我们只好蹲在阳光里,尽情沐浴着酷热。我看了一下表,上一趟刚开走,下一趟车30分钟后才到。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只好颓唐地坐在箱子上,彼此无语地对视了一下,又苦笑几声,强作欢颜。

远方开来一辆车,好象是夏利,开近才方知不是。是挂着顶灯的警车,倒是没有呼啸着拉着警笛风驰电掣般驶来,而是轻轻地开过来,又缓缓滑行了一段,接着停在我面前一片阳光灿烂的地方,我用我愚笨的大脑思索了一下:这阵势,不像是来抓我的。于是继续安然地坐在快烤焦的皮箱上。身后一个听随身听并且提着包的男生缓缓越过我,走向车门,车门吱呀一声开了,他弓身进去,然后车门被重重甩上了。只见那车转动后轮,从后面放出些气体,抖动了几下引擎,接着消失在尘埃和阳光里。我被灰尘呛了几口,却听刘同学颇有感叹地说:“现在警察叔叔的效率可真高啊,他才开始听歌没多久吧,这不,就被带走了。”“是啊,幸亏我没听啊。”我长吁一口气,不由地庆幸。

又驶来一辆白色尼桑,想必是商务车,大概是来和我们学校的领导谈生意的——想必是。驶近了,发现车牌是“湘0xxxxx”,原来是父母官的车啊!我正准备起身给领导敬礼,刘同学一把拽住我,说:“不是视察,是来抓人!”便见一长发女生轻巧曼妙地走来,也是坐入车中,绝尘而去。

“留长发也要受处罚啊。”我摸摸自己很短的头发,又庆幸了一把。

接着又来了武警、法院、检察院、公路局的车,我身后的许多校友都消失不见,想必都因为有什么不良的行径。我自信我是个好人,果然,没有一辆车是冲我而来。

皮箱已经被烤得有些粘,我们依然无语地坐着,看着一辆辆车绝尘而来,又绝尘而去,我的肺也幸运地增加了些重量。每辆车都有特殊的标志表明,它们的确是在执行公务,也就是在为人民服务,我想,我多吸些尾气和灰尘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想必刘同学也和我所想的一样,他总是用充满敬意的目光送走一辆又一辆的车。

太阳终究还是烤化了我的意志。

想到做做坏事就可以坐进冷气直嗖的车厢,我心中生了歹念:“我去打110,多打几次,我就可以被带走了。”

“听听你这语气,你这是什么态度?什么观念?什么素质?人家都是在执行公务,没见到吗?”他指着驶来的一辆WJ斥责道。

我惭愧于我卑劣的想法,便又说:“那120,120总可以吧!”

他偏过头,我顺势望去,那不是救护车是什么?我大张着嘴,不信自己的话能有这么灵验。车门打开,身后窜出一个“伤员”,高高兴兴地躺进车里,飞一般地离开了。

我后悔刚才没有晕倒,否则便可以搭个顺风车了。

刘同学看着我,说道:“你晕倒也没用,没见那车里已经坐满了人,哪还容得下你?”

是啊,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心里顿时平静,并为自己方才卑劣的想法而羞愧。

11路在30分钟后准时驶来,我提着烫手的皮箱欣然上了车。伴着“扑突,扑突,扑突”的轰鸣,大巴一颠一颠地驶离了那个阳光灿烂的地方。我却想起那辆大奔来,我发现它虽有乱泊车的毛病要改正,但它没有挂着顶灯,没有刷着特殊标志,也不是○字头的,也不乏其可爱了。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电话 / 186 7302 8966 史老师
微信 / 九越教育 18673028966
Q Q / 九越教育 26838960
地址 / 岳阳市云梦路东风广场金华楼四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