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九越教育:18673028966

自由习作

作者:曹  浩    指导老师:史太万


   

“哎,就是有了你这种人,我们中国人才会被讥为‘东亚病夫’啊!”我仰天长叹道。小M听了在一旁咧嘴傻笑,露出一口加了钢架的牙。小M每次都让我想到了《数码宝贝》中的“飞天狼” ——只不过那是一只机器狼,天生的一副钢牙,而小M却是一个活生生的“狼”,一只披着人皮的“狼” ——“嘿嘿,嘿嘿。”我看他这样傻笑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又仰天长叹道:“哎,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你妈呀,还有完没完?”小M终于停止傻笑,板着脸瞪着我。我说:“谁叫你长得这样,有损校容!”小M急了:“又不能怪我,只怪我父母没把我造得好。你以为我愿意是这样?”看到小M着急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

我自己也不记得是何时与小M相识的了。只清楚他当时吸引我注意的就是他的一颗小脑袋和一口钢牙,外加一个瘦小的身躯。他的小脑袋上还顶着一丛很稀疏很卷的头发,有点像被开水泡过的方便面。就是这个“有损校容”的模样,有人曾很认真地问他是不是地球人。我很想替小M回答:“是倒是,只不过基因稍微发生了一点变异而已。”我也从心底里为他操心,很希望他晚上不要一个人出去。但希望归希望,终于还是出了事。

有个晚自习我正在构思随笔,小M突然很大步地冲过来,气愤地拍我的桌子骂道:“他妈的!”我一脸惶恐地望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他又拍了一下我的桌子说:“刚才,我去下面洗手。水笼头那两个女的,看到我就尖叫着跑了。他妈的一边跑还边叫‘火星人,火星人’。你说,这什么世道啊?啊?”我忍不住想笑——这次可让我抓住了教育他的机会——但想到这一笑可能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更大的伤害,我又于心不忍了。我很严肃很慈祥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算了,别跟女人一般见识。不过,你以后晚上尽量少出去点。”这番话说得两全其美:既让小M听得怒气全消,又起到了教育他的作用。小M满意地点了点头,然而又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拍了一下桌子,骂了一句“他妈的”,然后悻悻地走了。其实我也挺同情那两个女的。换了是我,晚上独自碰到小M这样的人,我也会大喊“救命”的。这就是每次小M发火的时候,我就小心翼翼的原因:我就怕他记恨于我,趁我睡着后站到我床头望着我,一直等我醒来睁开眼,然后吓我一大跳——哎,人的缺点有时候恰恰是出奇制胜的宝器啊!

但小M也不尽是缺点,比如说他知识挺渊博的。有一次我特意去看他,他正捧着一本《贾平凹文集》。我问他:“你知道‘萨达姆’是什么东西吗?”他抬起头望着我,小声地反问道:“‘萨达姆’是东西吗?”我一愣,方知失言,赶紧纠正道:“我是问‘萨达姆’是一个人还是东西。”“还不是一样?”小M大笑,继而用右手食指点我的额头:“你,笨蛋一个!”他说,“‘萨达姆’是个男人,是个英雄,是个敢于和布什作对的人。”他昂起头,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抒情般地说:“哎——我以后也要做这样的男人!”我看到他那个神气模样就受不了。再呆下去对我肯定有百害而无一利他不知会抓住这个机会怎样大肆羞辱我呢!于是我趁他不注意,开溜了。

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我的个头比小M的大,他绝不敢和我正面交锋。就算他非常生气,站到我床头吓唬我成功以后,他也会立即钻进被子里,大气不敢出。好在我每次被吓之后,都会糊里糊涂地把这当作一个梦,第二天起床后也全然不记得,否则小M定会哭爹喊娘地向我求饶的。我原以为小M只会受我的欺负,没想到连小孩子也敢动他。有一次他在面包店被一个不知是哪位教师的小学儿子骂了一句,回到寝室后他双手叉腰,挺着一身的排骨大肆叫嚣:“我要报仇!”于是他天天缠着我,让我教他练肌肉。在我反复强调练肌肉的苦反复强调反复强调差点连我自己都以为要比长征二万五还要苦而小M却一脸坚决后,我决定对他进行为期一周的“魔鬼式训练”。方法很易行,那就是我天天狠命地捶他的两只胳膊。效果非常明显,三天后他来找我,捋起袖子一看:一只手臂青了,一只手臂紫了。

小M在确定自己“武”的方面毫无发展前途之后,决定转向“文”。小M把他小学三年级写的三个日记本拿来给我看,害我笑了整整一个晚自习。小M也笑,他说现在看他以前的日记,多么的幼稚可笑啊。不过其中也有一篇倒挺让我佩服的。小M说他长大了要当一名科学家,因为他家的一只很可爱的小狗死了,他当了科学家后,就可以把它救活了。想不到小M小学三年级就有如此远大的理想,想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还在田里挖泥鳅呢!我跟小M讲时他很夸张地笑得前俯后仰。我说你笑什么,你将来要当了科学家看你就不吃泥鳅罗。他说绝不吃坚决不吃,要吃也吃鳝鱼,那泥鳅太小个了,不如你去挖鳝鱼吧……他还没说完就被我一拳打趴下了。

我和小M在一起的大多数时间就这样玩笑地过。小M说他其实挺羡慕那些成绩好的同学,希望能像他们一样受老师爱护同学尊重,但实在是有心无力啊!我笑着说那你就自甘堕落噢?他说哪有我还是想当一名科学家。小M最惨的记录是有次考试两门没及格,其中数学只打了18分。发完试卷我冲去看他。他冲我咧着小嘴说:“他妈的,18分!”我放了心,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关系。‘失败乃成功之母’嘛!”“对,”他说,“又不是零分!”我顺势说道:“下一次考试,小M你不又是条好汉?”他冲我笑了笑。

接下来的日子却日趋平淡,时间像利箭一般从我们面前呼啸而去,留给我们一大把苍老的岁月。也许真如李巍在《那一年》中所唱的一样:“时间让我们变得沉默。”我和小M有时候也无话可说。

我们开始漫无目的地穿梭于校园的每个角落,静静地走在平坦的水泥地面上,悄无声息。我们在细雨下走,在夕阳下走,在寒气逼人的清晨走,在铺天盖地的黑夜中走。我们看见许多人捧着书本荡漾在树林里、操场上……

有一次我们在食堂旁边的草坡上躺了两个多小时,彼此都沉默不语。在太阳快躲进云层的那一刻小M说:“真他妈的变态,两个大男人在这里看什么鬼夕阳啊?”我鼻子里哼了一下。一会儿小M问我:“你看过余杰的《香草山》吗?”我摇摇头。“那《熏衣草》呢?”我沉默不语。他望着天空——天边只有大片大片的红,血一般——说:“我以后要在海边的山坡上建一幢自己的房子,要带花园的,种一园子的熏衣草。”我看着眼前的小M,那么逼近,却让我觉得有一丝陌生,而这陌生又为我所期待,让我高兴。

我对小M说:“有的人觉得生活复杂,是因为他自己本身太复杂了。你看我们,就这么简单,多么快乐啊!”小M点点头说:“嗯!少点欲望,这样简单地生活,其实也挺不错的。”

认识小M后一个学期,他就中了丘比特的箭。可一百多天后他又跑来对我说他失恋了。那个晚上,天空满是星星,小M站在教室里低着头对我说:“我失恋了!”我一愣,半晌,冲他肩膀上打了一拳说:“哎呀你终于失恋了……你要再不失恋我都要忌妒死了。”小M抬起头来冲我笑了一下——露出他那“飞天狼”式的钢牙,然后两行眼泪“唰”地流了下来。这时外头有人找我。我对小M说我出去一下,小M没反应。等我再回到教室时,只有小M一个人还站在那,大把大把的眼泪往地板上掉。他望着我,抽泣着,不停地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我抱着他的头,把它轻轻地放在我左肩上,然后搂着他的身体,小M瘦小的身体在我的怀里微微地颤抖。我才发现小M的手臂上刻了“5月19日”几个大字,是用利器划破皮肤刻上去的——今天正是5月19日。小M的抽泣渐渐地变成了大哭,肆无忌惮地号啕大哭,好像天地间除了我俩之外就没有其他人。我不知道小M为什么会这么伤心。他被别人骂为“外星人”时在笑,受小孩子欺负时在笑,胳膊被我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时在笑,数学考了18分时也在笑,而现在他却靠在我肩上哭,哭得如此伤心。

小M失恋后不久就是期考。我严肃地对小M说:“小M,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噢!”小M又冲我咧嘴一笑,但笑得很短暂,像漆黑的苍穹下绚烂的一闪而过的烟花。

我的喉咙里有一股热流向上涌。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放寒假的那天小M说他要转校。我的心里似乎堵着许多东西。但当他站在我面前跟我告别时,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临走的时候,我终于开了口:“你这小子要好好生活,还是做你的科学家。有空的时候就想一下我噢,别一出校门就忘了我是谁……”然后冲他肩上又打了一拳。他的瘦小的身子晃了一下,我的心震了一下。

很多事我选择了以无知来和小M共同淡忘。简单的生活让我们都满足,反而他长大了,就不会如此简单地拥有快乐了!

2004/06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电话 / 186 7302 8966 史老师
微信 / 九越教育 18673028966
Q Q / 九越教育 26838960
地址 / 岳阳市云梦路东风广场金华楼四楼